2014年4月6日 归去来兮——挪威艺术家惑空画展

归去来兮——挪威艺术家惑空画展

策展人:吕大象、梁克刚

主办方:元典美术馆

开幕时间:2014年4月6日下午3点

开幕演出:中国即兴/噪音音乐家 李剑鸿

展览时间:2014年4月6日——4月26日

展览地点:元典美术馆(北京朝阳区望京广顺北大街利泽西园西门112号)

现年五十五岁的惑空Haakon Gullvaag,十七岁被挪威特隆汉姆美术学院誉为少年才俊破格录取。二十岁创作的第一幅油画作品即被挪威国家画廊收藏,第一次个人画展在挪威就被誉为是一个“巨大轰动”。

少年得志的他跟我印象中这位略显腼腆神色而行事低调的中年人,仿佛是两个人,仿佛巨大的名声从未填塞过他三十多年的绘画历程。或许只是应验了叔本华的一句话:追求名声的人名声回避他,回避名声的人名声追求他。今昔,从王宫、教堂到寻常家庭,惑空的绘画在挪威受到广泛礼遇,尽管由于他绘画风格对题材的处理而经常引发评论界的热议,他是当今挪威肖像画艺术的领军人物,并受年轻一代艺术家的追捧。 

我有幸和他曾长途驱车于挪威海拔最高的老路,是中世纪欧洲大陆朝圣者踏出来的古道,他沿途讲述了曾经发生的事件,他渊博的历史知识和栩栩如生的描述,历史从教科书枯燥文字变成了立体的场景,我们行驶在周围到处是故事的路上。在引我至文学巨匠汉姆生晚年隐居过的木房前,在湍急的涧水旁,他沉浸于寂寞和自在的氛围,背着手站在茫茫雪地上遥望空无一物的天空……这位蓄着长胡子而面色红润的艺术家,此刻,让我勾想起王维和陶渊明的一种情愫。他像是我古代的中国同胞,对自然的敬畏中体验一种穿越历史和人世的浩然之气。 

惑空是一位旅行家。他平时在奥斯陆和特隆汉姆两个城市居住和画画,在两地穿梭的空间和速度中他享受着一种在路上的激情。他的艺术生涯分几个不同阶段,伦敦、巴黎、柏林、罗马、斯德哥尔摩,以及中东巴勒斯坦地区……也许下一个是中国的某个城市。他在不断见证人心动荡和世相纷争的旅行中激发绘画灵感。哪怕是一次短暂的旅行之后,他都能魔术般地随身变出一本充满生气的速写本,记录着沿途的所见所闻。我有幸见识,他位于出生地特隆汉姆的画室,是早年发电厂的总部,直到如今门上还刻着电力的文字和图案。在非常庞大的堡垒里有无数个的房间,全部充斥着他的各类绘画作品,从卧室堆到厨房。真像一个充满爆炸能量的艺术火药库,他说这是他的大脑的展示。

而他位于挪威奥斯陆的画室,紧挨蒙克画室的旧址。惑空敬仰这位表现主义绘画的先驱。在东西方传统绘画皆处于显微的时代,惑空所面对的表现主义绘画传统则像一个人性正确的魅力幽灵,始终盘旋于他的创造领地。相较于他的前辈们,他拥有一个消化力更为强大的胃,他的题材更具吞噬性。他创作的内容涉及肖像画(当代众生相及欧洲古典人物),对欧洲经典绘画作品的解构和释义,静物,个人生活环境和经历,有关易卜生等文学大师作品的插画,在挪威、丹麦和约旦等著名教堂以宗教为题材的叙事或装饰绘画,等等。惑空以他鲜明的个性站立于这个时代,以一己之力又一次擦亮了欧洲表现主义绘画传统 ,并洞开了新的可能。

方闲海  诗人、艺术家

2014年3月

艺术家照片:

部分作品:

《童年的记忆系列》,纸上油画,243x505cm(50x40cm/件,75件)

《鞋Ⅰ》,布面油画,190x190cm

《委拉斯贵兹作品释义 马上的Baltasar Carios王子》,布面油画,210x140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