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HB——李迪艺术展

中华HB——李迪艺术展

出品人:谷燕

策展人:梁克刚

主办单位:元典美术馆

开幕时间:2015年10月11日  下午3点

展览时间:2015年10月11日——12月20日

展览地点:北京市朝阳区望京广顺北大街利泽西园112号

灰色的减法

其实我与李迪开始并没有想到一次展览的动议竟然能够带来如此有趣的一场关于绘画的实验。原本我计划在元典美术馆策划一个系列的成熟艺术家的个展,每个个展只需要特邀参展的艺术家根据美术馆的空间用一定的时间创作一件作品,大半年前当我与李迪就这个笼统模糊的设想具体沟通时并不确切地知道这件作品和这个展览会是个什么样子,这些不确定却让展览筹备和作品的创作过程充满可能性和神秘感,也让我们都对随之而来的过程和结果充满期待和兴趣。

我相信李迪花了很多的心思去思考这件作品如何做如何展,反而这个没有具体要求的个展远远超过了他以往展览对他的挑战。几个月来李迪与我也为这个展览和作品的准备约见深聊数次,整个思路也如抽丝剥茧一样一点点一层层地逐渐清晰起来。但要真正理清楚李迪为何在今天这个展览中选择这样一种作品的创作方法和形式恐怕还要从他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进入对艺术的专业学习之时说起。

1982年从小受到热爱美术并常年从事美术宣传工作的父亲影响的李迪从大兴安岭一下子考入了中央美院,当时成了轰动那个边疆小城的重大新闻。他考入的是由吴作人先生言传身教的央美一画室,从资讯匮乏的边陲小城一下子来到了中国美术教育的核心地带让年轻的李迪异常兴奋也促使他如饥似渴地在美院学习提高。学业刚刚进行了一半,李迪已经不再满足于只是亦步亦趋地跟着老先生学习并且已经开始萌生出一定的自我意识和创作愿望。他的一幅名为《冷香》的大学二年级之后暑假期间创作的油画获得了当年美院创作的一等奖更加鼓舞了李迪的个性表达的冲动和创作意识。之后又有作品《多思的年华》在“前进中的中国青年美展”获得了银奖并被中国美术馆收藏。还没毕业就已经小有成就李迪可谓少年得志,但这一切也让他更快更早地反思中国式美术教育和学院派艺术的问题与局限性,令他很早就开始尝试去背离这个庞大的系统寻求更加个人化更加原生质朴与真实的表达,并且不自觉地成为一个学院艺术的反叛者。这些改变与尝试在88年他开始组织筹办89年在革命历史博物馆成功举办的“中国表现艺术展”中有所体现。应该说李迪在学习艺术和初涉画坛时期个人的发展一直是比较顺的,可谓意气风发少年得志。八九之后对时局的失望令他开始寻求远赴海外深造,并且很快就在90年初离开北京去了德国。在德国李迪更加深刻地理解了自由艺术的含义,德国所呈现出来的国际现当代艺术系统的多样性与在中国时学院艺术的局限性形成了巨大的反差,欧洲海量的信息转换改变了他曾在中国建立的知识系统。很多在海外学习生活过的中国艺术家的创作往往能感觉到他们仅仅是从样式、风格、语言方式方面去学习西方的,而李迪却更多地呈现出来的是一种艺术创作内在的本质需求和趋势,也许这得益于他本身性格中的反叛意识和内心始终如一的不满足感。这一切构成了今天的李迪,始终想去重新开拓和颠覆自己。在他过去三十多年的艺术生涯中他从不会去把某种创作的样式固化下来然后一直重复下去然后去确立某种“李迪式”的风格,而是希望以最简单、最直接、最纯粹的方式去呈现一个不同于从前的作品。

基于这些前提,这个展览变得更为挑战,经历了几个月的苦思冥想,李迪决定这件原本计划根据元典美术馆空间现场的唯一展出的作品,不能够去为了画一个什么东西而创作,而是应该试图尝试一下能否去不画一个什么东西,这是一个创作理念上的巨大的不同,以往艺术家的创作总是带有太强的主观意愿,总是我想画什么我想表达什么我想让别人看到什么,尤其当代艺术以观念为核心的价值系统更是要求作品不能没有“想法”,创作过程不能没有“观念”,然而一个力求去除主观意愿和想法并且不想去画出一个什么的过程是否也会是另一种更加有趣的观念呢?为此元典美术馆特地为李迪此次展览的现场创作重修了一面墙,李迪在十天内只用最简单的一种型号的铅笔,争取以毫无目的毫无章法毫无主观意愿的状态把整面墙画满,希望剔除绘画的概念,放弃追求绘画性,只强调“绘制”本身的行为与过程,不预设结果,争取呈现一种随机、偶然和不做控制的结果呈现,甚至都不能称之为一种“结果”而是一种特定时段“绘制”的行为过程终止的状态记录。之所以采用一种型号的铅笔其实是隐喻回到绘画的原点,所有学习艺术学习绘画的人在开始的时期都会被教会用铅笔开始素描和造型的基础训练,铅笔在这里有着极强的象征意义也让艺术家很有亲切感,而此次李迪的个展名字就叫“中华HB”就是想剔除所有的概念、意义、问题,客观而中性地将观者引入艺术家试图呈现出的对于艺术、对于绘画、对于创作以及展览机制所进行的反思,从而引发更多的讨论和可能。

这是一件做减法的作品,这也是一个做减法的展览,而它所针对的正是这个处处绚丽复杂地无以复加的时代与现场,希望李迪制造的那一面密布“中华HB”铅笔线条的浅灰色的墙能够让你真正驻足凝视,安静下来,重新思考什么才是艺术的本质,甚至压根就什么都不去想只去感觉那一片巨大的简单而又无限丰富的灰色。

梁克刚

2015年9月29日于青岛

艺术家自述

李迪:从空间出发走入艺术同带着艺术进入空间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源”,自然最终呈现的场也会有不同的信息传递出来,当艺术在空间里产生的过程超越了结果的时候,或许我在无法预设的状态中获得了肯定的惊喜,这正是我心所属的结果。